icyland

人总要征服些什么东西。

目前唯二看过的同人文,一篇罗密欧的,一篇泰坦尼号的,非常好看。

八月,删掉一首歌。

看了那么多,还是《一厘米的阳光》最好。大概是把最能代表那个时代的事件写出,感觉好像是在看他们故事的纪录片,也好像是在那个年代的某个街头,他们的身影曾匆匆掠过我的眼角。

  清晨五点半,村庄的小路尚且寂静,唯初阳晖晖。
  这是归途。

真是一件很奇怪的事。我明明都想了几天怎么纪念那个分别的时刻,可当那真的来临时,我却突然失去了兴致。

摘纪录:

所有漂泊的人生都梦想着平静、童年、杜鹃花,正如所有平静的人生都幻想伏特加、乐队和醉生梦死。
——弗朗索瓦丝·萨冈


感谢推荐

黑夜里只有手机一点亮,有风吹来。

   同桌说,现在w正在努力的勾搭新同学,因为他在班里没有朋友,男生都不愿意和他玩。
  不晓得从什么时候起,w就成为了众矢之的,身边总是围绕着冷漠和嘲笑,或是暗地里的私语,或是明目张胆的戏弄。w并不自卑也不内向,可能班上大多数同学都觉得他是把人缘作没的。
  他在运动会的时候边捧着书边走路;他盘腿闭目坐在走廊的阴凉里;他穿着风衣在雨中沉默独行……每次他的“作”都会招的班里热热闹闹,由一个人喊一声“w又在搞新事情了!”同学们就开始吐槽围观了。
  有几个朋友都偷偷的跟我表达过对w的无言厌恶,但说实话的,看见他“作”的那些事情的时候,我没有觉得多好笑,对他也没有厌恶,我绝不是班上独一人这样想的,因为在w在台上演讲而底下乱糟糟时,有不少“嘘”声制止的声音,虽然那里面没有我。
  w有什么错呢,他的行为没有干扰到任何人,他只是个性显现,与众不同而已。他像一个理想主义者,不惧于表现真实自我、表达内心感情。
  而有个性的人太少了,我不了解其他人是怎样的,于我而言,对有个性是胆怯的,很多时候都是按部就班,规规矩矩完成大部分人都在做的事情。曾看到过一句话:我们不屑与他人为伍,却又害怕与众不同。再戳心不过了。
  同桌说w只是想交上一个朋友而已,偏见已先入为主,我没有反驳她。
  只是很多个中午,我都会看见w和别人同行,他从来不是一个人。

想去。希望那时我还是个很年轻的姑娘,在清晨的花香中醒来,满怀惬意的推开窗户,对面就是一声好巧的问候。
希望那时我还是个很年轻的姑娘。

摄影师陶羽:

埃吉桑:岁月苍穹,鲜花如繁星

埃吉桑(Eguisheim)是法国东部的一个葡萄酒村庄,十几平方公里,不足两千村民居住在十二世纪的木筋小屋中。在这里,除了公共地区布置的花卉园艺,小镇居民也喜欢用鲜花和小道具在自己的门前屋后进行精心的装扮,星星点点,匠心独具,美不胜收。幽幽深巷里处处都是令人驻足的画面。埃吉桑在2013年被授予法国最美小镇的称号,同时也是法国四个著名的鲜花小镇(Giverny;Colmar;Eguisheim;Yvoire)之一。文学中的法式浪漫如烈焰一样热情奔放,现实中的法式浪漫却是对生活的热爱,珍惜生活中的细小美好,一束鲜花或一处装扮。如水的岁月如平静的夜空,满园的馨香便是夜空中的浪漫繁星。